|蒋介石:谁搞台独,我断他脑袋|你说

详情

蒋介石:谁搞台独,我断他脑袋

2015-03-29


文章导读】蒋介石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说:“‘两个中国’的说法,真是荒谬绝伦。”还有,蒋介石很有名的一句话就是“谁搞台独,我搞他脑袋”。


蒋介石:谁搞台独,我搞他脑袋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蒋介石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划峡而治”、“两个中国”。


1950年9月26日,蒋介石针对“台湾地位未定论”发表演讲指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法律上是没有问题的。”


1955年2月8日,蒋介石发表长篇演讲驳斥“两个中国”:有人说台湾地位还没有确定,妄想在停火后另行寻求所谓解决的办法。这种说法不仅是违反法律,而且是完全抹煞事实的谬论。


2月28日,蒋介石再次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说:“‘两个中国’的说法,真是荒谬绝伦。”另外,蒋介石很有名的一句话就是“谁搞台独,我搞他脑袋”。


蒋介石父子铁血镇压台独

1949年蒋介石败逃台湾后,台独分子蠢蠢欲动,企图借机兴风作浪。面对民族分裂分子的猖獗活动,蒋介石毫不手软,将铁血手段和政治攻势相结合,坚决镇压了岛内的台独势力。


岛内四种台独势力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政府正式收回台湾,日本当局及驻台的军政人员对此极不甘心。为了继续操控台湾,在原驻台湾总督安藤利吉的策划下,日本人组织成立了一个“台湾自治委员会”,成为了一股较大的台独势力。


与此同时,日据时代的一些台籍政客由于在国民党政权中备受冷落,也开始走上了台独的道路,成为又一股台独势力。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蒋介石为稳固统治,强行推行土地改革,但一些被剥夺土地的地主、绅士却因此对国民党产生了怨恨。他们形成了另一股台独暗流。


台独的另一大势力是一批在美国留学的台湾富豪子弟。他们的上一辈是靠日本人发的家,因此对日本的殖民统治颇为怀念。在美留学期间,他们成立了诸多台独组织。1970年,他们还在美国搞了一个全球性的台独组织———“台湾独立联盟”。


铲除岛内台独组织

台独势力的猖獗使蒋介石认识到,必须采取坚决手段对台独分子进行打击。早在1945年秋,已投降的日本军政人员的台独阴谋就引起了蒋介石的注意,陈仪去接收台湾前,蒋介石多次叮嘱陈仪,要注意防范台独活动,对台独组织及台独分子要严厉打击。


陈仪到台湾后,根据蒋介石的指示,采取果断措施,对台独组织及其骨干分子作了严惩。1946年初,“台湾自治委员会”的主要成员许丙、林熊祥等人先后落网。

同年7月29日,台湾省军事法庭以“共同阴谋窃据国土罪”将这些人处以重刑。“台湾自治委员会”随后土崩瓦解。这是国民政府接收台湾后,打击的第一个台独组织。


1947年12月,“台湾省主席”魏道明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向外公开表明了国民党当局对台独的态度,极大地震慑了台独分子。魏道明指出:“如果少数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600万台湾人民和4亿大陆人民将不惜为之流血牺牲。”


铁血镇压台独恐怖活动

国民党退台之初,蒋介石政权以“叛乱罪”或“涉嫌台独”等罪名予以严厉打击,毫不手软。林熊祥、许丙之流追随日本侵略分子从事台独活动被破获并被判刑。此后,岛内台独分子的活动主要表现为借台独来反抗国民党的白色恐怖统治。国民党当局毫不手软,至60年代末,在岛内破获多起台独案件,被捕者多达数千人,其要者为:


其一、“台湾再解放联盟台湾支部案”。

台湾“农复会”英语翻译黄纪南接受廖文毅的台独理念,于1949年3月与廖文毅侄子廖史豪秘密成立了“台湾再解放联盟台湾支部”。因其台独活动被警方注意,翌年5月下旬该支部7名成员先后被捕,均以“参加叛乱组织或集会”被军法处起诉并判刑。


其二、高雄“台湾共和党”案。

高雄黄阳辉受廖文毅指令,于1958-1959年秘密组建“台湾共和党”。该党计划短期内在台湾制造小规模骚乱,为兵变做准备,10年内发动兵变,夺取政权。至1959年底,黄阳辉等30多人被捕,并被处以重刑。


其三、廖启川事件。

1961年9月17日,廖启川、孙秋源因涉嫌反国民党和主张台独,分别在台北家中被台湾“警备总部”逮捕。廖启川、孙秋源均被判刑12年,蔡金铿被判刑8年。苏东启本属此案,但因具体在南部发动兵变案被另案处理。


其四、苏东启事件。

1961年9月19日,云林县“议员”苏东启夫妇以“涉嫌叛乱”罪被逮捕。并沿线追踪,陆续逮捕300余人。1962年5月17日,台湾“警务司令部”以“阴谋叛乱、推翻政府罪”,将苏东启、张茂钟等人判处死刑;判处詹益仁等47人15、1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后因云林县议员全体联名提出抗议,1963年9月25日,台湾警务司令部公布复审结果,苏东启4人改判无期徒刑。苏东启于1976年9月18日获释出狱。


其五、“台湾独立联盟”事件。

1962年7月,施明德等30余名青年学生被台湾“警务司令部”以“叛乱”罪逮捕。该案牵连200余人。施明德被判无期徒刑,1977年获赦出狱。


其六、“同心社”事件。

1962年底,侨居印尼经商的台湾屏东人陈智雄因策划组织反国民党的“同心社”而被国民党当局逮捕。1963年10月,台湾军法处判处陈智雄死刑,戴村德、萧坤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1964年6月30日,陈智雄被枪决。


其七、彭明敏事件。

1964年9月20日,台湾“警务司令部”以鼓吹“台湾独立”、“涉嫌叛乱”将彭明敏与其学生谢聪敏、魏廷朝逮捕。


其八、林水泉、颜尹谟事件。

1967年8月28日,留学日本东京大学法政研究所的颜尹谟被台湾“警务司令部”以涉嫌台独罪逮捕。其后,多人遭到逮捕。林水泉、颜尹谟被判15年有期徒刑。其他人均被判12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九、“台湾独立革命军”事件

1972年与1973年,台湾当局相继破获“台湾独立革命军”与“台湾独立党”两个台独组织。


1971年8月,移居巴西的台湾云林人温连章抵美国加州接受“都市游击战法”训练。10月,温连章返回台湾。发展组织并准备开展推翻国民党政府的暴力行动。1972年4月因事情败露温连章等人被捕。1972年12月29日,温连章被判15年有期徒刑。其他人均被判12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十、“台湾独立党”事件。

台籍人郑评受“台湾独立党”主席施朝晖委派回台湾发展组织,展开活动。从1972年2月到1973年9月,先后召集6次会议,计划用武力推翻国民党政府,包括暗杀政府高级官员,夺取军械库、攻克各军事要塞。1973年10月,郑评等人遭到逮捕。1974年4月11日,郑评被以“颠覆政府”罪判处死刑。其他人均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软硬兼施 瓦解海外台独组织

蒋介石对台独活动最有力的打击,就是用多种手段瓦解了台独元老廖文毅的“台湾民主独立党”。


廖文毅曾在日据时期受过日本人的重用,台湾光复后虽然混入了国民党政权,但在政坛屡受挫折。1949年廖文毅经菲律宾偷渡到日本,并在日本成立“台湾民主独立党”。第二年2月,他又纠集了一帮台独分子在日本成立“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该组织是当时海外最大的台独组织。


蒋介石得知廖文毅在日本组织了“台独政府”,极其愤怒,采用了软硬兼施的策略:一面公开号召该组织成员主动投诚,并派特工到日本,打入廖文毅的台独组织内部进行策反;一面对其在岛内的同伙进行严惩,没收其所有财产。


根据蒋氏父子的指示,台湾“调查局”局长沈之岳曾数次到日本,对廖文毅台独组织的主要成员进行跟踪、策反。陆续策反了陈哲民等10余名“台湾民主独立党”的中央委员。


1965年3月6日,台独分子廖文毅向国民党当局自首。廖文毅还发表声明,宣布解散台独组织,放弃台独活动。


台湾当局此举和廖文毅现身说法很快收到了效果。1966年4月,郑万福宣布解散“台湾民政党”;10月,吴振南宣布解散“民主独立党”;1971年,廖文耀、简文介等宣布解散“台湾自由独立党”;1972年,辜宽敏、廖春荣宣布放弃台独,回到台湾。


蒋介石病逝后,蒋经国在反对台独问题上与其父保持了一致的立场,从1949年陈诚奉蒋介石之命颁布“戒严令”至1987年7月宣布解除“戒严令”,期间,台独势力始终没有成为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