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说苹婆|画说

详情

一路繁花说苹婆

2015-04-16

一路繁花说苹婆


苹婆古有名频婆,源出梵语,原意为“身影”。又谓印度有频婆树,乔木类,果实鲜红色,意译为“相思树”。


宋代诗人李调元曾有诗云:“虞翻宅里起秋风,翠叶玲珑剪未工,错认如花枝上艳,不知荚子缀腥红。”

大致算来,苹婆在岭南栽培至少有800年以上历史,苹婆这种果树本属观赏树种,大多是单家独户种上一两棵,聊作庭前宅后遮荫之用。有的在公共场所种植也因缺乏施肥而很少结果。历来在南粤大地上从来没有人建过一个像样的苹婆果园。而我们的中山路居然长长一路都是,每年给我们很多日子特别美丽的感觉。也可以算是小城人民的财富吧。


中山路一路繁花,蒙蒙一片,满树一粒粒小灯笼,粉粉嫩嫩的如金似玉堆砌,这种悬铃状的白色小花姿态从容优雅,但没有浓郁的香味。

小学时放学经常特地绕路从这里经过,一地小花儿,不忍心踩踏,每次经过都要绕着走。花儿絮絮落下,洒满肩头和单车的菜篮。


其实这种美不仅是风景,还是一种宁静而安详的心境。


花落完结了果,会结满一树可爱的红果实。老人说以前物质艰苦的年代很多人会拿去煮熟了吃,据说味道像板栗。



所以稍晚些时候,就会看到路边的铺户时不时拿把桠杈在树上敲来敲去,大概是工夫茶喝多了肚困,要打些下来炊熟配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