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吴少湘:欲望的景观 吴少湘雕塑35年|艺术

详情

【专访】吴少湘:欲望的景观 吴少湘雕塑35年

2015-03-23

   坚持实验,雕塑的手作

  雅昌艺术网:一般都不会选择捅破这层纸。

  吴少湘:都觉得这个属于不雅的问题不好说,实际上大家都是奔着这个方向去的。中国的艺术家这么热衷拍卖,不就是为了市场、为了钱嘛,跟艺术毫无关系。拍卖是二级市场,跟艺术毫无关系,但是拍卖在中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火。我是2006年回来的,2008年是拍卖最火的时候,所以我回来以后用“美金”也做了一系列,因为我的“钱币”雕塑跟“美金”雕塑,工艺上都是没有别人做过的,是我自己独创的,一开始技术上需要试,在国外我也试了几年,铸造用什么东西成形,能不能不毁掉钱的图样,所以试了几年,试成熟了以后在国外做了一些中小型的,大一点的就回来做。作为艺术家我可能跟别的当代艺术家有一点不同的观点,我觉得对艺术家来讲艺术是一个治愈性的活动。2007年,栗宪庭在宋庄美术馆给我做了一个展览,因为那个原因我们回来准备了一些雕塑,租了一个工作室,一直在这里。现在每年大概半年在国内,半年在国外,两地跑。

  雅昌艺术网:回国之后,这么多年你的市场好像集中在东南亚比较多?

  吴少湘:回来以后代理的画廊是林大,最早代理的是汉雅轩,最早他们在台北有空间,后来台北关掉了。中国的当代艺术最早的在台湾推是汉雅轩,做过的“后89”艺术大展。从94年开始是香港的万玉堂画廊,和美国的一些画廊。

  最近这几年国内也有一些展览,但是因为雕塑展览太花精力了,还有一个时间问题。有的东西不能做出来,因为我们只有半年时间在这里,还有一个是费用问题。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只有半年时间在这里?

  吴少湘:时间太长了我受不了,毕竟在国外生活那么多年,加上空气、环境,时间长了也受不了。

2014,在新加坡的展出

  雅昌艺术网:近年来尝试的纸雕塑又是另外一个面貌。

  吴少湘:我一直尝试新的东西,好多东西做了一段时间就腻了,不想做了,就想尝试一个新的。因为我想艺术还是给艺术家本人有点儿乐趣,特别是雕塑本身是辛苦的事情,如果像机械一样在那儿干,我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不如做别的工作。所以我尝试不同新的东西,就是好玩,对自己也是挑战,无论是工艺上还是想法上。

  80年代还做过一些石头,出国以后,我经常打点儿石头。因为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雕塑家要是不会打石头就不算是雕塑家,西方的雕塑家很多人也有这种观念,觉得学雕塑一辈子没有打过石雕会是一种遗憾,因为打石头是最能训练一个雕塑家造型能力的,因为打掉以后没有办法补回去,不像做泥塑可以补回去,所以得小心。另外打石雕辛苦,但是打石雕有一个好处就是你能够忘掉所有的东西。你在打石雕的时候,你的眼前,你会把所有的烦恼事,什么事情会忘掉。很多艺术家都有这个体验,因为打石头需要专心,不专心就敲到手了或者把雕塑打坏了,需要100%的专心。贴纸雕塑可能还可以开一个小差接个电话,打石雕时没有办法打电话。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觉得米开朗基罗真伟大,雕塑能够打成那个样子,没有任何机械,全靠手工是相当不容易的。

  雅昌艺术网:您觉得跟过去相比,现在中国当代的雕塑创作推进和有待改善的地方各在哪里?

  吴少湘:从我直观的角度来讲,当代这里边有两部分,有一部分属于纯探索性的,从艺术语言或者是材质、观念性,这个已经有点儿混合了,有的人结合了别的部分,有的有表演,有的有装置。从雕塑上讲,国内跟80年代比还是翻天覆地的一个变化。但是有一个问题,属于有一点像中国人做的产品,用了人家的外壳,最后的那点儿东西没有跟上。现在看雕塑也是,包括城雕,表面做得还好,但是感觉缺一点什么,缺一点真正的内涵,创作者自己的东西少。

  雅昌艺术网:有点儿空是吗?

  吴少湘:对,一看就不是他自己原创的。中国有很多东西加工不能说做得不好,加工的很完美,因为不是原创,感觉缺点什么东西。我们看西方当代艺术,光从形式上看,包括我们在80年代教学的时候很多老师说这是什么玩艺儿,像小孩画的,你要是从艺术上看,如果说是原创性的东西还是有它的意义,不管技巧怎么样。国内当代雕塑我觉得还是缺点儿这些东西,原创的东西少,所有的形式都有,但是有时自己的东西少了一点。